当前位置:本站首页专业园地→交流感悟

【徐汇】 浅谈“理性情绪治疗法”在社区矫正中的运用
徐汇区工作站 武庆红 沈雯婕  阅读:80

    在社区服刑人员中有相当比例存在着情绪问题,特别是刚入矫的初级阶段。有的社区服刑人员表现比较明显,比如:宣告、报到需家人陪同、难以控制的落泪、情绪低落、唉声叹气;而有些社区服刑人员不会轻易表露,甚至刻意回避,但是社工通过观察或进一步的了解往往也会发现一些症状,比如:失眠、心神不宁、情绪不稳定等。情绪问题的产生和严重程度和社区服刑人员的认知、性格、过往经历、应挫能力等有关,也一定程度上和罪名、是否有前科、家人的态度等关联,我们发现初犯、涉及交通肇事、危险驾驶、一时兴起的盗窃、经济案件中的从犯、对家人负面影响较大或未得到家人理解和谅解等情况的社区服刑人员存在情绪问题的情况较多。

    一、典型案例:

    李某,男性,35岁,日本留学归国在一家著名日企任高管,孩子刚满两岁,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因疲劳驾驶造成严重交通事故,致三人死亡,李某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纳入社区矫正。李某入矫后的前三次面谈都是由妻子陪同,每次都泪流满面,他表述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件事把生活和未来全毁了!深深的罪恶感时刻折磨着他,他无法面对自己,在同事和家人面前更是无地自容。

    韩某,男性,60岁,某物业公司一名电力工程师,入矫前刚刚退休。在路过小区一楼走道时偷拿了别人放在窗台上的价值2000多元的手机,因盗窃罪被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纳入社区矫正。韩某事发前家庭稳定,在工作单位表现良好,事发后妻子和儿子对他指责抱怨,他经常沉浸在自责中无力自拔。面谈中,韩某反复表达的意思就是:我真想不到自己会干这么丢人的事,不怪家人责备我,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荣某,女性,57岁,退休后闲来无事在朋友的理财公司做售后服务,将自己和亲朋好友的几百万存入公司,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纳入社区矫正。荣某事发后消瘦了近30斤,精神萎靡,在入矫宣告宣读保证书时泣不成声。她说以后还会有谁能看得起一个罪犯?她不敢想象过去的同事、朋友在背后会怎么议论自己。

    分析这三名社区服刑人员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首先案发前无任何违法犯罪前科,工作认真努力,在单位受到肯定和尊重;生活中有着较强的责任感,家庭稳定美满。其次纳入社区矫正后呈现出相同的情绪状态:紧张、焦虑、深深的内疚和罪恶感;面谈中相似的表述和想法,比如:这件事把我的生活全毁了!我在同事和家人面前无地自容!深深的罪恶感时刻折磨着我,我无法原谅自己!我一直受到周围人的喜爱和赞许,现在我是个罪犯,大家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我以后怎么做人!

    社区服刑人员的经历无疑对他们的内心有着很大的冲击,他们被内疚、负罪感、沮丧等负面情绪困扰,有着强烈的自贬倾向,对比以前的生活,他们的自我价值感下降,对未来感到茫然和无助。面对三名有着相似的经历、相似的情绪状态和想法理念的社区服刑人员,社工认为造成这些情绪困扰的最大原因是社区服刑人员的非理性信念在作怪,所以社工决定运用“理性情绪治疗法”,帮助社区服刑人员改变非理性思想,达到改变沮丧情绪的目的,让社区服刑人员尽快恢复自信,产生更积极和负责任的行为。

    二、理性情绪治疗法的理论基础和基本假设

    理性情绪治疗法又称ABC性格理论,它的最大特点是以观念、思想为突破口,通过改变人的非理性思想,达到改变沮丧情绪、提高自我价值感的目的,使人产生更积极与负责任的行为。理性情绪治疗法假设有一套理性的观念,一个人只有持有这套观念才能过一个充实、自由和幸福的人生,而我们的焦虑、沮丧、恐惧、不安与痛苦很大意义上产生于非理性的观念,这些观念束缚了我们的手脚,使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患得患失,妨碍我们过一种充实的人生。

    理性情绪治疗法的基本假设认为人的情绪困扰,通常不是由客观存在的事物本身产生的,而是由人们对事物的观感而产生的。人的思想、情绪和行为同时存在并互相影响,人不可能只有感受而没有思想,感受通常是他对情境所做解释的结果,人的思想才是影响感受和行为的真正原因。在理性情绪治疗法看来,被接纳和被爱、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共享天伦等都是人生中美好、令人快乐的事情,但却不是必需的;生活中能拥有这一切,固然是好,但没有这些事物,我们仍能快乐的生活。那些受情绪困扰的人就是坚持自己应该享有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顽固的抗拒人生中不如意痛苦的遭遇。但可惜这种坚持、这种欠弹性的态度和人生哲学,只会令人更加痛苦、找不到出路。作为社工,我们一方面需要引导社区服刑人员弄清楚实际发生的情况,另一方面则应协助他们在思想上、价值取向上有基本的改变,使他们不至陷在自己营造的困境中不能自拔。

    “理性情绪治疗法”在社区矫正中的运用

    建立良好的专业关系,强调权威性和完全的接纳

    专业关系是助人工作的基础,良好的专业关系本身就有治疗作用。尽管理性情绪治疗法认为服务的目的是帮助社区服刑人员建立理性的信念,仅靠良好的专业关系并不能达成他们的改变,但在实际工作中只有社区服刑人员信任接纳社工时才能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状态、感受想法展现在社工面前,所以良好的专业关系在整个服务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在建立专业关系的过程中,社工要特别注意有意识的发展与强化专业关系中的权威性,因为区别于其他模式,理性情绪治疗法强调引导社区服刑人员学习一套正确的价值观,而不是在价值问题上做自我选择,所以社工的工作方式是主动的、导向式和直示式的,这种权威性可以引导社区服刑人员思考问题及解决问题;在必要的时候,接受社工的建议和忠告。其次,“完全的接纳和容忍”也是理性情绪治疗专业关系中主要的原则,这种接纳与社区服刑人员的表现和成就无关,只因社区服刑人员而存在,只有无条件的、完全的接纳才能让他们感受到安全、温暖、避免社区服刑人员的自责,如上述例举的三名社区服刑人员。

    主动、直接和教导式的治疗方式:

    社区服刑人员受着负面情绪的困扰,沮丧、紧张、想法消极且混乱、有着强烈的自贬倾向。治疗的第一步社工就要协助社区服刑人员厘清思路,通过不断的询问引导社区服刑人员从事件、情绪、感受中,关注到内心那些“应该”、“必须”等非理性信念,比如:一个人绝对需要获得周围其他人的喜爱和赞许;人应该至少在某一方面有成就;人犯了错误就应该给予严厉的谴责和惩罚等等。第二步当社区服刑人员能够确认这些非理性的想法就是自己的人生哲学时,社工开始反驳并指出不合理之处以及持有这些不合理信念可能导致的不良后果,比如: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想法一定是正确的?如果事情没有按照设想的那样发展,真的是不可挽回了吗?如果得不到我认为必需的东西,就得不到其他幸福吗?我们称这种自问自答的方法叫“理性功课”。为了帮助社区服刑人员去除“应该”、“必须”等非理性的想法,我们可以引导、要求社区服刑人员坚持做各种不同的理性功课,如有情绪困扰出现时,及时抓住其中非理性思想并与之辩论,直至代之以较为理性的思想,把不良情绪扼杀在萌芽状态。通过一段时间的重复、强化,社工引导社区服刑人员彻底认识到非理性信念的消极影响,减少或放弃这些信念,继而转化成更加积极、更理性、更弹性的信念,使得社区服刑人员能够以更宽容的态度对待自己与他人,也就是能够做到“退一步,海阔天空”。

    上述社区服刑人员李某,从一个让人羡慕的成功者变成一个背负三条人命的罪犯,这种打击让他一蹶不振,深陷负面情绪中难以自拔,一段时间里,如何面对以前的同事、朋友甚至小区中的熟人成为他最大的困扰。他停止了工作,连家门都怕出,感觉到周围人哪怕是小区的保安似乎都在议论自己。社工在建议他做过心理咨询后对他进行了非理性情绪的治疗。经过多次的面谈,李某梳理出自己主要的非理性信念是:周围人的喜爱和赞许是生活的动力;犯过错误的人是永远都洗不清了,应该给予谴责和惩罚;过去的经历对人目前行为的影响是不可改变的。接着社工不断质问并引导李某质问自己:这些都是正确的吗?如果没有原来那么好,我就毫无价值了吗?最后李某表示当去除“应该”、“一定”等固化的想法后,人会轻松很多,原来自己的问题是过分顾忌他人的评价,并主观认定他人的想法,夸大他人可能的反应,甚至臆测他人的想法。社工接着鼓励李某坦诚的面对周围的人,寻找合适的机会直接询问他人的看法,这帮助李某重新审视自己并发觉其他人并不是那么有兴趣于他的所作所为,别人是可以接受或容忍他的行为的;渐渐地李某的精神面貌有了一定的改善,负面情绪减少,注意力不再聚焦在过去的事情上,人变得放松,恢复了工作,生活慢慢重新走上了正轨。

    三、内化理性信念,让社区服刑人员产生积极与负责任的行为

    非理性情绪治疗法的辅导目标是使社区服刑人员改变思想,放弃非理性信念,摆脱情绪困扰,建立更理性的人生哲学。但在实际工作中,改变并非易事。环境的影响、惯性的作用、短期难以见效等都会影响治疗的效果。社工自身要能很清楚的意识这一点,给予社区服刑人员更多的耐心、鼓励和督促。另外社工还要注意理性情绪治疗法的治疗过程更像是一个教与学的过程,社工的角色更像是一个老师、一个权威者,所以区别其他更重视社区服刑人员自决的方法,社工可以更多运用对质、攻击、挑战、劝说、忠告甚至是命令来促成社区服刑人员的改变。如果有合适的家人,社工也可以利用家人的力量。当社区服刑人员有了初步的意识和改变,社工应该不断鼓励和督促社区服刑人员反复练习“理性功课”,逐步让这种自我对话、自我治疗的方法变成一种习惯,内化于心,从而达成理性情绪治疗的最终目标:针对错误的价值观和人生信念作出根治。

    总结

    理性情绪治疗法是一个适合自我治疗的方法,对于抱有非理性想法、有一定文化程度的社区服刑人员适用,如果社工能引导社区服刑人员接受一套更理性的人生哲学,并通过做理性功课的方式不断与日常生活中产生的非理性思想斗争,就可以帮助社区服刑人员在短时间得益,并持续较长的效果。社工要熟练掌握治疗的流程和各种技术,再根据每个社区服刑人员的实际情况有的放矢的加以应用。在治疗的过程中,接纳、信任的专业关系、对社区服刑人员完全的接纳和容忍、导向和直示的工作方法、接受社区服刑人员的挣扎、反复等是非常重要的,社工的耐心、鼓励忠告甚至命令更是促成社区服刑人员改变的决定性因素。社工如果能熟练运用理性情绪治疗法,不但能帮助社区服刑人员顺利渡过矫正期,而且能引导他们建立一个更踏实,对人、对事有更大接受、容忍度的生活信念,让这些曾经触犯法律的社区服刑人员逐步成为一个成熟及身心健康的人,走好期满后未来的人生道路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字体: 】【复制】【打印】 

 上一篇:【徐汇】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下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的路径研究
 下一篇:【徐汇】探索心理矫正的治愈力量

点击排行
·当前美国社工职业状况2007-9-19
·日本的社会工作2009-1-4
·英国社会工作模式2007-10-11
·以社区为基础的加拿大社会服务2008-4-30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解读 2013-2-20
·《社区矫正实施办法》2013-2-20
本站推荐
·“爱的心橙” 关爱特殊家庭未成… 2019-8-19
·【青浦】练塘社工点积极探索 落实… 2019-4-11
·漫谈走访中的“三必三增”工作法… 2018-10-16
·阅读《故事、知识、权力:叙事治… 2018-10-7
·取经路迢迢 我们在行动————2… 2018-9-29
·走进家庭 寻求最真实的个体 2018-7-5
·运用任务中心模式快速有效解决对… 2017-2-9
·浅谈非反映直接治疗技术在社区矫… 2016-10-28
·针对外来对象特点,技巧性开展矫… 2016-10-28
·运用运用专业方法,丰富教育内容… 2016-5-5

版权所有©2004-2019 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汉中路8号503-504室 邮编200070, 电话:62267235